安迷修贴着窗玻璃。他长而缓的吐息着,右手食指抹去朦胧了远景的水汽,隔着薄薄的雨幕,可以看见不远处教堂顶上的十字架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身后人的手略过侧额碎发,顺遂的附上了安迷修的双眼。有温暖的触感挨上了安迷修的右耳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闭眼,你现在只能想我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那人的嘴贴着安迷修的耳垂开合,语气中似是戏谑,又含着不自觉的咬牙切齿,蹭的安迷修痒痒的。他甚至恶劣的纂紧安迷修的腰,顺而将下半身向后抬高。是不言而喻的占有欲。
    
       “雷狮,你是小孩吗?”
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“该死,我怎么会选这个房间。”雷狮感到异常的烦躁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人生的第一次没能让身下的人专注其中,某种意义真可说是莫大的失败,特别在身下之人是安迷修的情况下。这确实是难以令人冷静呢!
    
        然而窥伺已久的猎物近在眼前,狮子绝不会放任如斯机会溜走。
   
        雷狮不耐地甩了甩头巾,强迫自己冷静下来,“这种时候你唯一需要做的,就是感受我。”
  
        他吻上安迷修的耳垂,舌尖顺着圆润的边沿缠上。冷冰冰的软肉骤而遇上高热,惊得安迷修轻颤不止。舌尖沿着耳际向上,缓慢的湿润着这一亩三分,继而顺着耳廓的弧度来到三角窝,向下彻满上水汽,又满附恶趣味的学着抽插的样子在耳道外徘徊。

        雷狮侧过眼来看安迷修的神情,然而安迷修的视线早不自觉的又飘向窗外。那里天光微暗,雨丝迷蒙了教堂的屋顶。

         任谁也无法冷静于身下人一而再的走神。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雷狮恨恨的揉开不久前整理好的裤子褪去,未及磨蹭,便一股脑地塞了进去。那真是突兀的进攻,接而是毫无章法胡搅。他暴躁的进出着,不住变换着角度,却总是不得其法。安迷修几次被他撞在了窗上,玻璃的震动声掩去了其他。没有喘息,不得兴意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我可没有耐心陪你一心二用。”

        安迷修避而不答,提起眉头,却是明晃晃的挑衅,“难以置信,三王子的技术真是有够差的!”

        “是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 雷狮猛地拔出,硬掰过安迷修的肩头转向自己欺上。“嘶~”,安迷修的腰椎骨重重的磕在窗台边上,痛感让他一时缓不过劲来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你自找的!”

 
     
      
     

    
      

评论(3)
热度(2)

© 作妖² | Powered by LOFTER